ta番茄社区安卓

ta番茄社区安卓

   陈然对血神等强者四地动手,此事传播甚广。

   影响有,但其实并不大!毕竟在很多修士看来纪元十界太大了,陈然分身乏术,哪能全都管过来。

   所以很多强者依旧我行我素,杀人的杀人,修行的修行!甚至有一些强者更是放话挑衅他们杀了不少人,陈然有本事就来追杀他们!总而言之,纪元十界已是有了群魔乱舞之势!鬼地。

   陈然不断熔炼着此地。

   对于外界的喧哗不闻不问。

   不过他也知道此事即使会有影响,但不会太大!强者太多,纪元十界太大!陈然独木难支!这是陈然要面对的问题。

   “必须要搞一场大的。”

   陈然自语。

   众强者有敬畏,自然安分守己!没有敬畏,自然为所欲为!陈然需要让他们知道敬畏!但此事…谈何容易!陈然很早之前就想着这个问题,想要想出一个办法!“杀鸡儆猴要做,更要让他们觉得躲起来也会被我找到……”陈然自语。

   时间轮转。

   百年即过,最后的鬼地也是被陈然彻底吸收。

   吸收四地的力量,整个长青书院都显得有些阴森森。

   娇艳的眼神让人陶醉

   对此陈然也没办法,只能慢慢炼化。

   至于王小丫等弟子,早在之前陈然就让他们进了长青宫修行一段时间。

   “纪元十界,说大很大,但仅仅一个大界,再大也有其极限。

   若是能统筹十大界……”陈然眼眸深邃,已经有了些想法!这个大纪元的生灵,一部分存在于下界,那地方强者估计都不会去,毕竟大道和力量都太弱,是永恒之下的修士待得地方。

   而且要想去下界,也是有修为限制。

   而另一部分就是在十大界!至于其上的中央纪元倒是只占了极小一部分,毕竟那是纪元至宝拼凑的大界,基本都是一个个势力的修士!陈然其实只要护住十大界的生灵,那些强者其实就没多少地方屠杀生灵了。

   但。

   其他大界还好说,但不败,逍遥绝不会听他的!这些事,陈然都是要想到的!“去一趟中央纪元!”

   陈然有了决断,更是传讯红尘界主他们不要再追杀。

   血神他们要杀太麻烦,此刻根本没多少时间理会他们!……中央纪元!这片一个个势力组成的纪元倒是相对平稳。

   毕竟彼岸岛,九莲灭世阁,创天殿,天命山,以及未曾露面的因果庙镇守着。

   这几个势力基本瓜分了中央纪元,自然容不得他人在此地放肆。

   时空之地。

   陈然和红尘界主等人联袂而来。

   “哈哈,陈然你怎么上来了?”

   月九陵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月乾尘,天狱城主。

   他们两人看着陈然,那神色就是有些复杂了。

   毕竟之前也打过交道,还误以为陈然也是时空一脉。

   陈然含笑向他们致意。

   而下一刻陈然眼中闪过一丝讶然,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   林朝歌!这位真空一脉的传人。

   此刻他边上那女子似乎是天狱城主的女儿沈清心,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。

   两人好上了?

   陈然可是记得这林朝歌之前可是在打天狱城主的主意。

   林朝歌看到陈然,顿时牵强一笑:“大哥。”

   此刻他可不敢放肆。

   “你认识这小子?”

   月九陵呵呵笑:“我看他老是在外瞎闹就把他抓回来了,而清心似乎极其喜欢他,我就做主他们两人的事了。”

   林朝歌一听,眼皮直跳。

   陈然神色也古怪,感情是月九陵做的好事,看来月九陵还是挺在意林朝歌的。

   不过此事他也没多想。

   “月老,进去谈吧。”

   “好!”

   时空大殿。

   月乾尘和天狱城主等人守在门外。

   陈然等人则是在时空大殿!“以前我还觉得陈然只是咱们时空一脉的弟子,感情如此厉害。”

   天狱城主叹气,陈然在里面,而她只能在外守门,身份一目了然。

   “嗯。”

   月乾尘倒是没什么意见,毕竟陈然的手段摆在那,以前的时候他就很佩服陈然了。

   “听说你和陈然关系很好,是你大哥?”

   沈清心瞥了眼乖巧的林朝歌,她知道这小子现在安分,但实际跳的很,得实时看住。

   “假的,假的,”林朝歌讪讪一笑。

   沈清心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 ……大殿内。

   陈然看着众人,道:“实不相瞒,我来此地是因为此地有一件破碎的纪元古宝。”

   众人顿时震动,又有些古怪。

   似乎在陈然这里,这破碎的纪元古宝也并不是那般罕见。

   “这里的纪元古宝名为往生洞,似乎是未来之道的宝贝。

   以前我进去过,却是拿不出来。”

   陈然继续道。

   “是要去拿出来?”

   洛神院长比较在意这个。

   “不,我想以此为饵,将纪元十界的强者引上来。”

   陈然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凌厉。

   众人眼眸一凝。

   “引上来之后呢?”

   大黄牛沉声问,自然不会觉得陈然能将他们全杀了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   “将他们困在中央纪元。”

   陈然开口。

   “有把握?”

   “试试就知道。”

   陈然笑了笑。

   众人神色顿时变得古怪。

   这是要得罪一大批强者,引起全愤的节奏啊!不过看着陈然那云淡风轻的样子,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。

   一众强者顿时在心中吐槽陈然心大。

   “此事我还需细细思量。

   对了,月老,时空一脉的修士就全部入长青书院吧,反正也没多少人。”

   陈然道。

   “哈哈,你不说我也在准备这件事了。”

   月九陵大笑。

   陈然点头:“这段时间你们可以去往生洞看看,那里能看到各自未来,虽不准确,但总有一些作用。”

   “可以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此事告一段落。

   陈然并没再去往生洞。

   尽管在陈然看来这往生洞都极为神奇,不是一般纪元古宝可媲美,但他已经没有进去的意义。

   至于往生洞的秘密,陈然也不准备探索。

   直觉告诉他,想要知道往生洞的秘密,必然会牵扯出不少东西。

   此刻陈然还不想去碰。

   夜。

   陈然盘膝在一处修行。

   突然。

   沈清心走来。

   “前辈。”

   她躬身一拜。

   陈然笑眯眯的看着她,道:“为了林朝歌这小子吧。”

   沈清心诧然抬头,看到陈然含着深意的眼眸,脸顿时微微一红。

   “嗯,前辈慧眼。

   见到您,他估计又要不老实了。”

   她低声道。

   “放心,他逃不走。”

   陈然笑道。

   对于沈清心这痴情,又聪明的姑娘,陈然还是挺有好感的。

   而且沈清心对林朝歌,那绝对是真爱了。

   沈清心一听,顿时眉开眼笑。

   “清心谢谢前辈。”

   她出声,带着感激。

   很快。

   沈清心就是离去。

   而没多久,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就是走了过来。

   “大哥,我好想你啊。”

   林朝歌一改白日里的矜持,鼻涕眼泪都差点落下来。

   他想过去抱陈然大腿,却是被陈然用眼神制止。

   毕竟在林朝歌看来,这是一条真大腿,只恨自己以前有眼无珠。

   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   陈然淡淡道。

   “我就是想大哥……”林朝歌嘿嘿笑,有些天真。

   陈然鄙夷:“你觉得我会信。”

   “那必须的。”

   林朝歌眉头扯了扯,却又是信誓旦旦道。

   “再不说就走吧。”

   陈然挥手。

   “别。”

   林朝歌顿时急了,他搓手:“我以后能不能跟着大哥混?”

   “行。”

   “真的。”

   林朝歌一愣,随即大喜,没想到陈然答应的那么爽快。

   “自然。”

   “哈哈,我终于可以摆脱……”林朝歌顿时大笑。

   “不过,我会收沈清心为弟子。

   你要敢辜负她,我狗腿给你打断。”

   陈然悠悠道。

   “啊?”

   林朝歌当场就傻了。

   “您开玩笑吧?”

   他脸都绿了。

   “你可以试试。

   我也可以试试你腿结不结实。”

   陈然道。

   林朝歌懵了。

   他顿时觉得自己掉进了火坑,而且是爬都爬不出来的那种…………九元大界。

   这是纪元十界中极为弱小的一个大界。

   在某处纪元。

   血神,不死老祖四个汇聚,脸色都是难看至极。

   丧家之犬!这四字无疑很好的形容了他们!被陈然他们追杀了几百年,无疑是将他们的脸都丢尽了。

   “此仇不报,誓不罢休!”

   血神厉喝。

   “没错,陈然必须死!”

   战鬼阴狠道。

   “咱们就等着,他如此嚣张,必会引来大劫,到时咱们就去狠狠踩一脚!”

   “没错!”

   他们此刻斗不过陈然,并不代表往后不行。

   “我们先选一地修行!”

   不死老祖沉声道。

   血神他们点头。

   不过就在这时。

   “嗡!”

   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   “谁?”

   血神厉喝。

   “桀桀,你们也想对付陈然?”

   那人开口。

   血神他们瞳孔顿时一缩。

   “若是想,就来帮我把。”

   那人又开口。

   “你是谁?”

   血神他们挑眉。

   “你们应该听说过我。”

   那人开口,声音带上了一丝阴狠。

   “谁?”

   “九世老祖!”

   他开口,一头九彩长发醒目至极!血神他们瞳孔顿时一缩。

   此刻九世老祖的事可是在纪元十界传开了,他们想不知道都难。

   “他那边那么多强者,怎么对付?”

   血神冷笑,这位可是也和他们一样狼狈而逃,而且他也不信九世老祖。

   “我自然有办法,而且能让你们变强!”

   九世老祖诡异笑起来。

   血神他们震动。

   他们眼神交流。

   “空口无凭,拿出诚意来。”

   不死老祖沉声道。

   “自然,你们实力太弱,根本奈何不得他们。”

   九世老祖冷笑,随即扭头就走:“想变强,就跟我来吧!”